🌙

Memory-of-Jackson(千玺周刊)_推廣:

【周刊】20180916-20180930第181期:

『中国有我,国庆同玺。@TFBOYS-易烊千玺 ã€ï¼ˆè½¬è½½å¼•ç”¨è¯·æ³¨æ˜Žå‡ºå¤„)

#Memory-of-Jackson##一心一意,易烊千玺# 

p7.话心(在校经验)

p8.呵呵

p9.画千

芊靥:

哭了哭了

LongRoad_易烊千玺个站:

#说到街舞就能想到易烊千玺##一心一意,易烊千玺#
180312 这就是街舞录制
@TFBOYS-易烊千玺
【如果我没有刀,我就不能保护你。如果我有刀,我就不能拥抱你。】
[禁二改商用去logo 转载注明LongRoad]

LongRoad_易烊千玺个站:

20180824 1826+开始·æƒ³è±¡TFBOYS五周年演唱会
【希望今晚的风能再温柔点,月亮的清晖幽幽不减,将睡梦搭成漂泊人的屋檐🌠】
[禁二改商用去logo 转载注明LongRoad] ​ ​​​

进击的二撞:

画来画去感觉只会临摹照片(๑◕︵◕๑)

柴猫恋爱纪实文学

随便搞搞:

刘昊然大喇喇坐在中戏篮球场上,他两条胳膊随意搭在膝盖上面,镜片下一双眼睛专注又认真,手机屏幕发出的一点亮光投射到他的鼻端,在侧脸打出一小片阴影,配合夜晚吹起的微风阵阵,酝出无尽温柔。


他在和某人聊微信。


「还有多久?」


「得和小胡他们说一声」


「你外套还在我这儿呢。」


「?」


「不冷么?我直接去你宿舍楼下等你吧?」


「不用 我去篮球场找你」


「哦。[一只郁闷的柴犬.jpg]」


刘昊然把手机扔进一旁的背包,随手翻出一瓶水拧开喝了起来,他边喝边盯着包里那件黑色外套发呆,思绪飘回到今天早上。


易烊千玺来参加开学典礼,自己在中戏校园里走了十多分钟也没找到去小礼堂的路,无奈之下只好给刘昊然发短信求助。他向他师哥撒娇从来都是手到擒来,简简单单四个字:我迷路了。


刘昊然那时正巧被班主任一大早叫去谈话,裤兜里紧贴大腿皮肤的手机“嗡”地一声,他心里惦记着人,趁老师没注意掏出手机看了一眼,看完之后又趁老师起身去饮水机添水的空当给小胡发短信。小胡和他之前合作过一部戏,其实两人并不像外界说的那么熟,但眼下易烊千玺那边找不着路,刘昊然脱不开身,只好拜托小胡去接一下人。


刘昊然之前和小胡客套,说一起约军训,结果军训期间他从未主动找过人家,就连微信都没聊过,他把自己这一系列行为归因于太懒。谁知这次却要为了易烊千玺开口求人。刘昊然想,小路痴,真不给人省心。


后来班主任没说几句就放刘昊然走了,他想早知道就自己去接人了。刘昊然摸摸鼻子,易烊千玺看着酥酥软软跟个糯米团子似的,该有的脾气一样都不少。


他抄近路赶到小礼堂,易烊千玺和小胡出现的时候刘昊然已经早早等在礼堂门口了。小胡是个自来熟,人还没到跟前,老远就跟他打招呼:“师哥!”刘昊然笑着回应:“你们来得还挺及时,再迟一点典礼就开始了。”小胡笑嘻嘻道:“还不是千玺这个路痴,哈哈哈哈哈哈大明星开学第一天竟然在学校里迷路了哈哈哈哈哈。”刘昊然闻言笑了一下,没说什么,只是默默看着易烊千玺。易烊千玺今天照旧戴了一顶假发,刘海被风吹得有点乱,身上穿着一件黑色外套,里面是中戏的文化衫,眼下被小胡当着他的面嘲笑,脸颊微微泛红,唯独一双眼睛水色缱绻,沉默地望向他。


“里面挺热的,你把外套脱了给我拿着吧”,他又递过去一瓶水,“咱们学校超市只有这一种苹果汁,你喝喝看还喝得惯不。”


易烊千玺没说话,刘昊然对小胡说:“小胡,你先进去,我找千玺说点事儿。”


“怎么,要代表新生发言,紧张啊?”刘昊然笑着调侃。


“你才紧张!”


刘昊然没和任何人讲过,他最喜欢看易烊千玺被他惹急了的样子,像一只被人抢了胡萝卜的暴怒小兔子,眼睛红红耳朵尖尖,龇牙咧嘴,可爱极了。


他抬手帮易烊千玺整了整刘海,“行了,快去吧。晚上一起吃饭。”


“刘昊然,发什么呆呢?快过来打球!”哥们儿的呼唤打断他的回忆,刘昊然站起身,拍了拍屁股上的土,小跑几步从哥们儿手中截下球,单手持球转身上篮,动作一气呵成,利落干脆帅气无比。


他打得正酣,几个哥们儿突然齐刷刷看向他身后,“易烊千玺?”刘昊然回过头,看到易烊千玺穿着中戏文化衫朝他跑来,早上那会儿这人外面还穿了件黑色外套,现在整个人缩在白色短袖下面,跑起来的时候风从四面八方灌进去,仿佛要把易烊千玺做成一个人形风筝吹到空中,刘昊然皱眉,易烊千玺怎么又瘦了……


易烊千玺气喘吁吁跑到他面前站定,接过刘昊然递来的外套,低着头乖乖穿好之后才问他:“我们现在走还是等会儿?”他瞟了刘昊然身后那几个一直盯着他看的高个儿男生几眼。


刘昊然回过头跟哥们儿说改天再约,有个跟他同寝室玩儿得比较好的问他:“刘昊然,师弟看着挺单纯,你不是要拐卖人家吧?”刘昊然转过身,正好挡住了易烊千玺的视线,他故意做出耍狠的表情,对着哥们儿默默比了个中指,又大大咧咧和几个人挥手拜拜,弯下腰拎起地上的背包拉着易烊千玺胳膊就要走。


易烊千玺回过头看了一眼,伸手拉住刘昊然,“你等等。”他又折返回去,走到几位师哥面前,勾起一个笑,梨涡冒出来,就连声音都比开学典礼上的发言要甜上几分:“师哥们不介意的话,我们一起去学校外面吃饭吧。”


几个男生倒是意外地挑了挑眉,大明星果真如传言说的那样,一点架子都没有。可没等他们表态,他们那位同是明星的“暴力”室友也跟着返回来了,“他们晚上有事,咱们去就好了,反正他们又跑不了,你想请他们吃饭,什么时候都不迟。”


被“暴力”明星室友嫌弃的同学们:“……”


刘昊然带易烊千玺去了中戏东门外一家烤肉店,起初易烊千玺站在外面死活不进去,给刘昊然气得够呛。


“你听我说,这家的烤肉绝对是这一带最好吃的,你肯定喜欢。”刘昊然极力推荐他的烤肉店。


“不去。”易烊千玺表示一点都不心动。


“为什么?”刘昊然没辙了,这小路痴可真倔。


“吃完身上有味儿。”易烊千玺长这么大第一天住校,一想到自己要去公共澡堂洗澡,多少有点不适应。


最后还是刘昊然再三保证这家烤肉店通风设备是他见过最先进的,吃完身上绝对没有任何令人感到不愉快的味道(如果你不特意去闻的话)。


打脸来得太快就像龙卷风。易烊千玺坐在烤肉店里吃得大快朵颐,额头渐渐沁出细汗,刘昊然坐他对面,自己没动几筷子,一直在看他吃,仿佛易烊千玺吃好了他也就跟着饱了,“哎,把假发取了吧。”


“不行”,易烊千玺嘴里有东西,说话含含糊糊,“不能取。我那电影你知道吧,这是那电影里的造型,得保持神秘。”


“取了,戴我的帽子。”刘昊然大多数时候都顺着易烊千玺,但某些时候强势也是真的强势,他探过手就要替易烊千玺摘掉假发,易烊千玺知道拗不过,往后一躲,淡定地自己取掉假发戴上刘昊然递过来的那顶黑色帽子。


饭后两人沿着街道相对来说人少的一侧遛达,路过一家甜品店的时候刘昊然特意为易烊千玺买了樱桃味儿的冰激凌,是粉色的,易烊千玺喜欢一切粉色的事物,只是随着年龄增长,这份喜欢被他静静埋在心底,除了最亲密的人,谁都不被告知。


刘昊然边走边对走在前面拿小勺一口一口吃冰激凌的易烊千玺介绍哪家店的炒菜好吃、哪家店夏天做的酸梅汤最好喝……他自己在那里说了好半天,也不见前面的人给点回应。


刘昊然轻轻敲了下易烊千玺的帽檐儿,“想什么呢?”


“你以后不来这边找我么?”易烊千玺抬起头,帽子下方的一双眼睛又黑又亮。


“不是”,刘昊然耐心解释,“不是不来找你,只是大四在另一个校区上课,我特别忙的时候赶不过来带你去吃饭,你要多和同学来这些地方,总之你要吃好。”


刘昊然说:“易烊千玺你太瘦了,你要多吃点。”


刘昊然把易烊千玺送到宿舍楼底下的时候已经接近晚上十一点了。“快上去吧,待会儿该熄灯了。”刘昊然说。易烊千玺却不着急走,他看着刘昊然,他师哥,欲言又止。“千玺,你是不是有什么话要和我说?”刘昊然话音刚落,就听到背后传来小胡兴奋的喊叫声:“昊然师哥——千玺——”是千玺的人几个室友,原来他们今天晚上也去外面吃饭了,赶在熄灯前回来。几个人走到二人面前,特别有礼貌地喊人:“师哥好。”刘昊然点头:“嗯,你们好。”他视线从易烊千玺身上暂时性移开,深不可测的眼底望向眼前几个人,不动声色打量着,又很快重新回到易烊千玺身上。


易烊千玺没再说什么,跟在几个室友身后进了宿舍楼。刘昊然站在路灯下面,望着他的背影,“千玺。”声音不算大,又是在这样一个凉风阵阵的夜晚,所以散在风中,原本易烊千玺不应该听到的。


“嗯?”可是他就是听到了,他听到他师哥在宿舍楼门正对着的那盏路灯下面喊他。


没事,早点休息。”刘昊然笑着对他说道。


易烊千玺跟着同学回到宿舍,他躺在床上,摸了摸上衣的左口袋,那里一直静静躺着一个小东西,是他早上穿外套的时候放进去的,原本打算一到学校就送给那人,可是今天一天过得兵荒马乱,这件小东西跟着他的外套待在刘昊然身边一整天,现在又回到他手中,最后还是没能送出去。


“千玺,这么晚了还出去?”室友B边铺床准备睡觉边问易烊千玺。


“嗯,我带钥匙了,你们直接锁门就好。”他顾不上解释更多,带上门之后就一阵风似的直冲宿舍楼门——迟了宿管大妈就要锁门了。


易烊千玺跑出宿舍楼大门,一眼就看到还站在路灯下的刘昊然,他双手插兜半个身子靠着路灯柱子,九月的北京,天气已经悄然转凉,夜风干冷,刘昊然鼻子被吹得有些红。


易烊千玺走过去,从口袋掏出那个被他从国外跋山涉水带回来的小东西——一个柴犬项链。


军训期间他去了国外参加活动,一起军训的约定最终泡汤。刘昊然不开心,整天整夜地打国际长途骚扰他:“千玺千玺,你什么时候回来呀?”“千玺,记得给师哥带礼物喔!”“千玺,今天有大一的女生夸我帅,你什么时候回来……”彼时易烊千玺正在雅加达的游乐园疯狂购入丑玩偶,结账的时候正好一条刘昊然的语音进来:“我不想军训了,我想马上订机票飞雅加达。”